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独家)今日上市公司重磅新闻全览10.19

  导读:
  迈瑞医疗上市三天即开板 单签收益不足2万元
  *ST凯迪中小股东争夺话语权 联手阻止中战华信代表进入董事会
  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遭"缴械"罢免 中超控股"宫斗"戏远未结束
  涉嫌虚假记载 天成控股被证监会处罚
  现代制药拟脱手两年前收购资产 前景淡溢价高谁来接盘?
  27个关联银行账户遭冻结 北讯集团债务持续恶化收关注函


  迈瑞医疗上市三天即开板 单签收益不足2万元
  医疗器械行业龙头迈瑞医疗,在上市第三天即开板。10月18日,迈瑞医疗报收80.97元/股,上涨4.75%。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今年以来新股开板天数明显缩短,包括长沙银行、华宝股份在内的4只新股只有1个涨停板便开板,迈瑞医疗等3只新股开板前也仅有2个涨停板。如按照中签后昨日开板卖出,中一签迈瑞医疗最高可获利1.8万元,最低收益只有1.2万元。

  市值近千亿
  迈瑞医疗是主营医疗器械的研发、制造、营销服务。成立于1999年,于2006年登陆纽交所,2015年作为中概股私有化回归潮中的一员,迈瑞医疗从纽交所退市。

  作为中国最大的医疗器械企业,迈瑞医疗有很多看点,比如其强大的经营实力。2018年上半年,迈瑞医疗实现营业收入68.08亿元,同比增长24.35%;实现净利润18.72亿元,同比上涨55.25%;实现扣非后净利润18.42亿元,同比上涨50.48%。据统计,单从2018年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来看,迈瑞医疗在创业板位列第一。此外,迈瑞医疗也以59.3亿元的募资总额,创下了创业板有史以来金额最大的一笔IPO。

  迈瑞医疗的研发实力也非常突出。招股说明书显示,迈瑞医疗2015~2017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2.33%、12.06%、10.13%,费用分别为9.88亿元、10.89亿元和11.32亿元。尽管存在营收占比逐年下降的情况,但总费用呈上升趋势,且远高于行业平均值。

  作为医疗器械行业的龙头,迈瑞医疗上市被寄予了很多期待。此前曾有预测,迈瑞医疗市值有望超过宁德时代,冲击“创业板一哥”地位。截至昨日收盘,迈瑞医疗的市值为984亿元,宁德时代市值为1493亿元。不过,迈瑞医疗的市盈率要远低于宁德时代。

  迈瑞医疗昨日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知名游资席位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买入1.31亿元,一家机构席位买入8767万元;卖出方面,一家机构卖出3229万元,华鑫证券上海松江营业部卖出2114万元,华鑫证券深圳益田路营业部卖出1590万元。

  新股开板天数明显缩短
  其实迈瑞医疗不是今年开板最快的新股,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今年有长沙银行、华宝股份、今创集团、养元饮品4只新股上市第二天即开板。就在20天前,长沙银行上市次日即打开涨停板。

  养元饮品也是创下了近几年来新股上市的多项纪录。上市前,78.73元的超高发行价已赚足了眼球;上市后第二天就打开涨停板,成为2016年以来开板最快的新股。在上市的第19个交易日,养元饮品盘中击穿了78.73元的发行价,成为两年来破发速度最快的新股。

  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和2017年均是IPO大年,不少投资者因打新赚得盆满钵满。统计显示,在2016年新上市的公司有227家,其中一字涨停板数量超过10个的公司有167家,占比在70%以上;到了2017年由于新股发行数量增加,新上市公司达到438家,其中一字涨停板数量超过10个的公司有207家,占比下滑到不足50%。

  到了2018年,不仅新股发行数量大幅减少,新股上市后一字涨停板数量及比例也明显减少。

  迈瑞医疗还能涨吗?

  在市场整体弱势的背景下,新股遇冷,连迈瑞医疗这样有着优秀的业绩的新股也早早开板,那么,迈瑞医疗是否还有后劲?

  从今年上市的80多只新股整体情况看,呈现出首发募资金额越小,开板之前的涨停板天数越长的现象。如彩讯股份今年3月23日首发上市,首发募资2.87亿元,开板前有17个涨停板,芯能科技、湖南盐业、七一二、绿色动力等今年上市后,都是连续十几个涨停板后开板。他们一个共同特点是首发募资金额为6亿元以下。而开板之前涨停板天数小于3天的个股,首发募集资金额都在十亿元以上。

  不过,也有例外。例如,药明康德和宁德时代分别在开板之前连收16个涨停板和8个涨停板,它们的首发募资金额分别为22.51亿元和54.62亿元。表现尤其突出的宁德时代,其实当时是刷新了创业板的募资记录。此后募资记录又被迈瑞医疗超过。目前宁德时代的市场表现仍然较好,维持创业板市值第一的地位。

  单单就迈瑞医疗与同行业对比而言,其实也可看出它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最新数据显示,迈瑞医疗在净利润方面是同行的数倍,远超当前医疗器械行业的其他企业,但市盈率目前为30倍出头,处于行业居中水平。(证券时报 刘凡)

  *ST凯迪中小股东争夺话语权 联手阻止中战华信代表进入董事会
  深陷债务危机中的*ST凯迪(000939,SZ)正试图通过出售资产以完成“瘦身自救”,并有意引入重组方中战华信代表进入新一届董事会。而就媒体记者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似乎进展并没有预想中顺利。

  在10月17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作为第三、第四大股东的华宝信托、方正富邦,提交临时提案提名4位董事会人选,并全力反对中战华信代表担任董事。根据投票结果,华宝信托提名的独立董事须峰、方正富邦提名的非独立董事覃西文当选,进入新一届董事会,其另外两位提名人选被否。来自重组方中战华信的代表沈朝阳则被否,未能当选非独立董事。

  中战华信代表未能进董事会
  眼下,*ST凯迪正在推动资产出售事宜,首批资产为三个资产包,转让价格总计61.4亿元。最新方案显示,*ST凯迪拟将6家生物质电厂100%股权转让给山东水发,拟将林业资产、杨河煤业60%股权转让给中战华信旗下的私募基金。

  作为重要的重组方,中战华信投资总监沈朝阳被提名为新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人选。同时,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凯迪)提名陈义龙、孙守恩、方宏庄为非独立董事,二股东中国华电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也提名了一名非独立董事。而在重重危机下,中小股东也希望在新一届董事会争夺更多的话语权,拥有提案权的华宝信托、方正富邦也通过临时提案各自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和一名独立董事人选。

  10月17日下午,*ST凯迪在公司总部召开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媒体记者在现场看到,华宝信托、方正富邦均反对中战华信代表沈朝阳进入董事会。

  “中战华信是公司非常重要的交易对手,但也设了很多交易条件和阻碍。”方正富邦股东代表在股东大会现场表示,公司重组没有任何进展,基金筹措没有到位,公司也无法确定是否能满足中战华信的前置交易条件,在这种情况下,让中战华信加入董事会是不合适的。

  华宝信托代表进一步表示,现在重组议案几乎都与中战华信有关,如果形成太多的利益关系,将来这个董事要回避表决很多议案,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董事作用的发挥,因此反对其进入董事会。

  事实上,上一届董事会提名中战华信人员作为董事人选时,董事会中就已经产生了分歧意见,8位成员中有2位反对,1位弃权。

  记者注意到,中战华信代表沈朝阳并未在股东大会上发表任何言论,最终未能当选。而华宝信托提名的独立董事须峰、方正富邦提名的非独立董事覃西文当选,进入新一届董事会。

  质疑声中通过资产出售方案
  虽然*ST凯迪的股东及高管一致认为,尽快出售资产获取现金是解决目前公司困境的主要方法,但对于首批资产出售方案,部分中小股东却持有不同意见。

  方正富邦代表认为,资产出售方案的交易、估值、审计等环节都有问题,能否达到交易方的前置条件仍有不确定性,呼吁中小股东对资产出售议案投反对票。

  “经过详细对比,资产出售在交易环节、估值环节及审计环节都存在问题。”该代表认为,瘦身自救是*ST凯迪唯一有效方法,应以最有利上市公司为原则来达成交易。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据其所述,以林业资产为例,*ST凯迪拟以31.8亿元将林业资产打包给中战华信旗下私募基金,但进行交易需要先达成债务处理、非林业子公司剥离、股权限制等前置条件,如果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中战华信方面可以无限期延长交易;另外,中战华信旗下的私募基金并没有资金到位,没有相关核查报告能证实估值的准确性。其他资产也有类似问题。

  华宝信托代表也认为,资产受让方的实际控制人情况披露不充分,资金筹备不能给这次交易提供信心,希望了解受让方相关私募基金产品的资金筹措情况,以确认方案是否能顺利执行。

  对于股东连番质问,刚刚卸任独立董事的张兆国承认,资产出售方案在审计、评估等方面的确存在诸多问题,因为实际情况令很多资料难以取得,在与受让方的谈判中也很难有话语权,但当下正值关键时期,将资产出售事项往前推比什么都重要,只要这些资产没有被贱卖就行。

  *ST凯迪董事长陈义龙也表示,评估报告、审计报告确实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股东要判断出售价格是否划算,目前需要把资产重组、债务重组工作迅速向前推进。

  最终,三个资产包的出售议案均获股东大会通过。其中出售生物质电厂赞成比例约为61%,反对比例约为16%;出售林业资产赞成比例约为57%,反对比例约为20%;出售杨河煤业资产赞成比例约为57%,反对比例约为20%。

  陈义龙仍当选上市公司董事
  媒体记者注意到,由于不久前陈义龙被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列为了“永久不适当人选”,部分中小股东质疑其履任上市公司董事的资格。根据处罚结果,陈义龙被交易商协会公开谴责处分,并被认定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不适当人选,期限为永久。

  华宝信托、方正富邦代表均认为,陈义龙受到银行间协会的处罚,影响了上市公司未来的经营和融资业务,现在履职上市公司不是很方便。

  不过陈义龙并不认可上述处罚,并表示会提出复议,目前已提交《复审申请书》。张兆国也表示,陈义龙8月8号才上任董事长,被列入“不适当人选”是可以复议的。*ST凯迪此前表示,8月7日银行间协会提出核查前期涉嫌违规事项,而陈义龙于2018年8月8日才被选举为*ST凯迪董事长,此前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董监高职务,将其认定为涉嫌违规事项的直接负责人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从投票结果来看,这一事件似并未影响陈义龙继续执掌上市公司,其最终以75.82%的票数当选新一届董事。(.每.日.经.济.新.闻)

  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遭"缴械"罢免 中超控股"宫斗"戏远未结束
  10月17日晚,中超控股(002471,SZ)公告称,经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投票表决,通过了罢免董事长黄锦光、董事黄润明的议案,并选举肖誉、霍振平为非独立董事。其中,同意罢免董事长黄锦光的股份,达到了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的96.3847%。

  中超控股新老控股股东的权力争夺,似乎就此落幕。10月18日,中超控股股价在开盘后也一度大涨。但就像很快就回落的股价所预示的,这场纠纷其实还未解决。与黄锦光同一方的董秘黄润楷,在大会后表示,不承认本次股东大会的效力,并且保留向法院起诉撤销股东大会决议的权利。

  17日,虽然股东层面交火不断,但中超控股的相关工厂依然经营正常。媒体记者也发现,虽然新老控股股东的矛盾是因股权转让一事而大白天下,但双方的不同意见,其实在经营上早有端倪。

  ●矛盾不断,从股权到经营
  2017年12月,深圳市鑫腾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鑫腾华)受让了原控股股东江苏中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超集团)持有的中超控股20%股份。

  时隔半年后,双方却爆发了矛盾。在入主中超控股的6个月后,深圳鑫腾华原本将于今年6月进行第二次股权交割,涉及中超控股9%股份。但中超控股在6月16日披露,因深圳鑫腾华尚未准备好相关股权转让款,标的股份尚未交割,具体交割期限双方正在商议中。

  随后,在7月13日和8月14日,中超控股又连续发了两则公告,均表示深圳鑫腾华尚未准备好相关股权转让款。

  再三披露“未准备好转让款”后,8月底,中超控股的公告又披露了更不得了的事情。

  中超集团称,深圳鑫腾华甚至未按期支付第一次交割标的股份转让款,已构成实质性违约,8月9日,中超集团已向深圳鑫腾华、黄锦光发出了关于解除有关协议的通知函,明确通知《股权转让协议》中剩余的9%股份不再交割过户,已交割的20%股份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其实,股权上的矛盾,在经营上或早有端倪。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曾约定,保持上市公司的业务、人员等独立,但当初转让时的公告中也约定,深圳鑫腾华在适当时机为上市公司拓展新的实体业务。

  今年2月9日,中超控股披露,拟将日化行业相关的日化原材料业务培育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2月27日又披露,拟利用深圳鑫腾华的行业及资源优势,拓展日用化学品行业市场。

  说干就干,工商资料显示,今年4月8日,中超控股与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鹏锦)等成立了控股子公司——广东中超鹏锦日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超鹏锦)。其中,中超控股占股51%,广东鹏锦占股34%。此事的主导方是不是深圳鑫腾华方面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到,这家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润明——是的,中超控股刚刚在股东大会上被罢免的董事也叫黄润明。

  据7月17日董秘答复,中超鹏锦一直积极推进相关项目的进展。但媒体记者梳理中超控股公告发现,从4月8日成立控股子公司至今,有关中超鹏锦的项目进展没有任何消息。

  说好的培育新利润增长点,事情却在今年年中急转直下。5月21日,中超控股召开了第四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会议由董事长黄锦光主持,审议了《关于对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额度的议案》,投票结果为7位董事全票通过。这个控股子公司就是中超鹏锦,议案显示,中超控股同意为其提供担保,额度不超过5亿元。

  然而,在6月6日的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该议案几乎被完全否决,反对股占比达到99.9475%。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此事与中超控股原大股东中超集团有莫大关联,中超集团实控人杨飞当时表示,他作为二股东否决了该项提案,原因是“考虑到会给上市公司带来巨大风险”。同时,他还表示,9月11日召开的董事会上,增设日化业务事业部的议案,也被他否决。

  在提供担保上,中超控股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媒体记者发现,今年3月31日,中超控股发布了《关于对外提供担保额度的议案》。公告显示,中超控股对外担保额度总额为25.5105亿元(含原已审议但尚未到期的担保)。其中包括12家中超控股非全资控股子公司,而深圳鑫腾华旗下没有一家公司被列入。

  ●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遭“缴械”罢免
  在经营上的分歧浮出水面后,两大股东更多的矛盾也开始公之于众。9月27日,中超控股接连发布3份公告。其中,除了上述提到深圳鑫腾华构成实质性违约的公告外,还有一份公告显示,中超集团两次分别向中超控股董事会以及监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交了在股东大会上审议的提案,但董事会与监事会均未在限定期限内作出任何回应。双方在董事会层面的“交火”至此大白天下。

  深交所在8月~10月密集向中超控股发送了问询函和关注函。直到10月16日,中超控股方面才集中回复称,公司董事会不能正常履职、不能保证上市公司合规履行信息披露责任、不能正常召开会议并形成董事会决议。

  在回复深交所的4份公告中,一个少见的情况是,在对“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的承诺上,董事黄锦光、黄润明均表示反对。

  事情又走到这一步,10月17日,中超集团在股东大会上将提请罢免董事长黄锦光、董事黄润明、董秘黄润楷3人。

  本来深圳鑫腾华持股比例与中超集团较为接近,罢免这事有这么容易吗?10月15日,中超控股的一份公告中提示了一个重要线索。这份公告披露,中超集团及其实控人杨飞于2018年10月7日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禁止深圳鑫腾华就其所持有的中超控股2.536亿股股份行使股东权利,包括但不限于提案权、表决权、盈余分配权、股东知情权等股东权利。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

  而早在9月12日,中超控股已经披露,深圳鑫腾华目前累计已被司法冻结2.5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0%,占深圳鑫腾华所持公司股份100%。此外,累计被轮候冻结8117.45万股。

  中超控股10月17日晚间发布的公告中以此为由,称因深圳鑫腾华被行为保全,投票权遭限制——这形同于“缴械”,因此,股东大会前的形势偏向中超集团。最终,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罢免黄锦光先生董事长的议案》,其中表决结果为同意3.39亿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96.38%,反对股仅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3.62%。同时,会议还审议通过了罢免董事黄润明,选举肖誉、霍振平为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值得一提的是,会议还审议通过了《关于解聘董事会秘书黄润楷先生的议案》,但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认为,根据《公司章程》,中超控股董事会行使聘任或者解聘公司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的职权,因此,改选董秘黄润楷属于董事会职权,该议案无效。

  ●深圳鑫腾华不承认罢免议案
  陈跃新,是深圳鑫腾华推荐的副总经理,中超控股在10月17日收到了他的辞职报告,理由是因个人原因。相比于陈跃新的选择离去,董秘黄润楷的态度更为积极。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对于上述投票结果,黄润楷在会后表示,深圳鑫腾华不承认本次股东大会的效力,并且保留向法院起诉撤销股东大会决议的权利。“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董事长由董事会以全体董事过半数选举产生和罢免,非由股东大会选举产生和罢免,因此,股东大会无权罢免黄锦光先生的董事长职务。”

  同时,黄润楷认为根据股份转让相关协议,20%的股份交割后,中超集团即已经将其所持公司9%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深圳鑫腾华,因此中超集团、杨飞所持剩余股份应该按照鑫腾华的指示进行投票,这也意味着此次中超集团、杨飞的投票行为无效。

  另外,黄润楷还提出,在股权交割后,中超集团实控人杨飞一直拒绝移交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并通过受命于杨飞的高管非法控制上市公司,排挤深圳鑫腾华派驻上市公司的管理人员。

  中超集团董事长杨飞表示,一方面,根据深圳鑫腾华及中超集团提供的证据,深圳鑫腾华目前仅付款8亿元,未按照股份转让相关协议履行第一次股权转让款的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另一方面,由于签署了“业绩对赌协议”,按照原有约定,自己和黄锦光有所分工,并没有所谓的非法控制上市公司之说。

  黄润楷对媒体记者表示,深圳鑫腾华将很快举行新闻发布会,对相关问题进行回应。

  股东层面正闹得不可开交,看来远没有结束,但那只是上面,中超控股内部工厂以及旗下子公司中超电缆目前来看或许并未受到影响。10月17日,记者在中超控股工厂门口看到,这里不停有卡车进出,工厂内部仍可听见机器声响,员工宿舍楼下也有衣服晾晒。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超控股公司内部员工提到,工厂经营正常。记者也曾表明身份,并试图采访中超控股公司相关人士,但均未得到回应。(媒体)

  涉嫌虚假记载 天成控股被证监会处罚
  由于“审计师审掉上亿利润”这样的异常事件,2018年一开年,天成控股(600112,SH)便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对公司“2016年年度业绩预告与年度报告业绩披露差异”进行立案调查。10月17日晚间,天成控股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天成控股因涉嫌构成虚假记载行为,被证监会处以警告并罚款的处罚措施。

  天成控股被警告并罚款40万
  事情缘起天成控股2016年年报。2017年1月26日,天成控股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16年度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0万~1500万元。按照这样的业绩,公司股票可以成功避免被“ST”。

  但在2017年4月23日,公司又公告称,与年审会计师事务所沟通后,公司财务部门再次测算,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9700万元,此前预期的盈利变为大幅亏损。随后披露的年报显示,天成控股2016年亏损9895.96万元。

  审计师的重大不同意见之一,是置换参股子公司苏垦银河的投资价值变动收益4777万元的确认时间问题。审计师认为,工商变更登记的日期为2017年1月6日,不能将该笔交易收益在2016年度确认。

  上亿利润被“审掉”也引来证监会的关注。2018年1月9日,公司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公司被立案调查。

  如今调查结果出炉,证监会披露了事情的细节:2017年1月,天成控股财务部门开始进行利润测算,财务总监马滨岚(时任)向董事长王国生(时任)、董秘汇报了2016年利润测算数据,马滨岚认为资产置换事项在2016年底已取得证监会批文和工商受理函,资产置换的风险和收益在2016年已完成转移,应将其确认为当年收益。2017年1月25日,王国生主持召开天成控股高管会议,决定发布2016年“扭亏为盈”的业绩公告,当天发布的预告称,预计实现净利润1000万元至1500万元。此次业绩预告未进行董事会决议,未征求独立董事意见。

  2017年2月28日,天成控股向为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提供了合并报表。后瑞华给予了相应经审计后的报表,确认公司合并净利润亏损约9700万元。

  2017年4月23日,天成控股发布2016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4月26日,公司发布2016年年报。由于公司2015年度、2016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被“ST”。在业绩预告更正和年报发布期间,公司股价先后遭遇了四个跌停板。

  证监会认为,“天成控股在本次资产置换事项的收益确认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形下,提前确认了资产置换收益,使其2017年1月25日发布的2016年度业绩扭亏为盈公告与实际情況严重不符,涉嫌违反《证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的虚假记载行为。”

  由此,证监会对天成控股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的罚款;对天成控股时任董事长王国生、时任财务总监马滨岚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的罚款。

  控股子公司涉多起诉讼
  处罚结果一出,在10月18日大盘表现较低迷的情况下,天成控股股价逆势涨停,报收于3.33元。有投资者感慨称“靴子已落地”。

  媒体记者注意到,天成控股目前还面临其他一些麻烦。

  今年7月1日,天成控股与华明装备(002270,SZ)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明签署了协议,将向后者转让旗下的贵州长征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征电气)。要知道,长征电气是天成控股的重要子公司,2017年为上市公司贡献近半营收。出售长征电气的原因,是因为公司需要偿还银行贷款以“降低财务费用”、“优化公司财务结构”。

  但就9月13日晚天成控股的公告来看,此次出售并不是一帆风顺。公司收到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等三家法院对公司控股子公司长征电气股权进行冻结的相关裁定通知书,长征电气被冻结股权金额合计为7838万元。天成控股表示,若上述股权被司法处置,将会对公司转让长征电气事项产生一定影响。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看到,武汉光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的资产包括:天成控股持有的长征电气20%的股份、天成控股的六宗土地使用权、长征电气银行存款292万元。上述保全标的累计限额3390.85万元。

  究竟是什么事项导致资产被冻结?天成控股证券事务代表戚莉丽对媒体记者表示,三起诉讼主要都因为“债务逾期”,但公司已偿还了一大部分。至于还没有偿还的部分,后续也会通过偿还债务和债务延期等方式来解决。等到冻结解除之后,公司会发布相关公告。(.每.日.经.济.新.闻)

  现代制药拟脱手两年前收购资产 前景淡溢价高谁来接盘?
  2016年,国药集团旗下化药资产整合注入现代制药,一度被市场寄予厚望。然而,从这两年一揽子重组标的的业绩表现来看颇令市场失望。2018年是业绩承诺的第三个年头,深受并购之困的现代制药开始抛售资产。

  10月16日,现代制药公告称:鉴于公司及青药集团对青海制药厂无实质控制权,青海制药厂未来经营面临较大压力,以及对战略发展的协同价值相对较低,公司控股子公司青药集团拟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参股公司青海制药厂45.16%股权,挂牌底价拟为4.24亿元。现代制药持有青药集团52.92%的股权。

  青海制药厂遭抛售
  2016年9月份,现代制药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77亿元资产获得中国证监会审批通过,一举成为国药集团旗下唯一的化药工业发展平台。同时,斥巨资并购的9家公司对2016年-2018年三年业绩作出承诺。

  并购当年9家公司整体表现不错,只有本次公告拟出售的青海制药厂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差额1192.21万元,另外8家公司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

  然而,到了2017年,仅3家公司完成业绩承诺,另外6家公司业绩大幅下降。2016年-2017年累计盈利与业绩承诺的缺口高达2.36亿元,其中青海制药厂两年累计未完成的业绩差额为2720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业绩承诺不达标成为现代制药出售青海制药厂股权的直接导火索。

  不过从财务指标来看,其相对于现代制药来说体量较小,某医药行业分析师对媒体记者表示,长期影响不大。2017年青海制药厂营业收入2.35亿元,净利润3712万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1.25亿元,净利润1985万元。现代制药的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8.5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0亿元。

  从产品构成来看,现代制药表示,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国药集团工业有限公司也拥有麻醉药品定点生产资质,本次股权转让将不会对公司麻醉精神药品业务产生影响。

  短期来看,若此次转让成功将会增厚现代制药当期利润。

  该股权的挂牌价拟为4.24亿元,较2016年获得该部分股权的对价2.40亿元有较大收益。根据初步测算,如以挂牌底价成交,预计合并报表层面现代制药将增加投资收益约2.55亿元,增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约1.35亿元。

  高溢价出售谁来接盘?

  值得注意的是,青海制药厂此次挂牌价存在明显溢价。

  2018 年6月30日,青海制药厂的净资产为人民币1.70亿元。根据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报告,以2018 年 6 月 30 日为评估基准日,采用收益法评估,青海制药厂全部股东权益价值的评估值为5.46亿元,较审计后账面净资产增值3.76亿元,增值率 221.47%。

  如此计算,45.16%的股权对应的估值应约为2.47亿元,然而本次拟挂牌价格为不低于4.24亿元,在增值了221.47%的基础上又上涨了72%。

  对于挂牌价格较评估价格溢价较高的原因,现代制药认为青海制药厂为国家麻醉药品定点生产基地之一,拥有麻醉药品生产相关资质,该资质目前属于稀缺资源。

  不过,某医药行业分析师对媒体记者表示:“麻醉一类管制的品种数量不多,市场规模也不算大,谈不上值钱。如今市场情况下,是否有人接盘存疑。”

  而且,青海制药厂的前景不容乐观。根据公告,目前其经营存在四大棘手问题:第一,职工持股会目前持有青海制药厂54.84%股权,为其控股股东,接盘方对其经营决策无法发挥主导作用;第二、因厂区需要整体搬迁,且已经启动异地搬迁建设新厂工程,导致近期需投入较大资金,预计搬迁后新增成本难以在短期内消化;第三、青海制药厂主要产品较为老化,受国家对于含麻制剂和易制毒药品的管控持续加强影响,近两年经营业绩停滞不前;第四、青海制药厂研发能力有限,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无新产品上市,未来的盈利前景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如果转让失败,青海制药厂是否成为羁绊现代制药发展的包袱?对此,现代制药董秘办相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袱倒不至于,只是未来盈利性没有现在这么好。”对于其他业绩承诺不达标的资产是否还会继续转让,上述人士称:“市场整合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变化,谁也不能预料。”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转让实施前提为对业绩承诺方国药投资2018年盈利补偿义务进行豁免。如该议案未能获得股东大会的审议通过,则青海制药厂45.16%股权挂牌转让事项亦拟不实施。(.证.券.日.报 .刘.冬)

  27个关联银行账户遭冻结 北讯集团债务持续恶化收关注函
  10月17日晚间,北讯集团(002359,SZ)公告称,于近日收到9份诉讼事项法律文书,还在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平台查到了1起诉讼事项。同时,经公司自查发现,因诉讼事项导致公司及下属公司合计27个银行账号被冻结,实际已冻结金额为4321.58万元。

  北讯集团表示,本次诉讼事项及银行账户被冻结会对公司的正常运行、经营管理造成一定影响,但暂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受此消息影响,北讯集团于10月17日早盘跌停。10月18日晚间,深交所对北讯集团下发关注函,要求北讯集团说明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的具体影响,及公司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27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媒体记者了解到,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北讯集团自9月起陆续被深圳金海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远东宏信(天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天津滨海新区支行、广融达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等起诉。

  公告显示,目前北讯集团及下属公司合计27个银行账号被冻结,分别为6个基本户、20个一般结算账户、1个专用账户。北讯集团及下属公司被申请冻结金额合计为4亿元,占北讯集团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56%,实际冻结金额为4321.58万元,占北讯集团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71%。

  对于银行账户被冻结原因,北讯集团认为:“经公司初步判断被冻结账户与公司债权、债务相关。”

  北讯集团表示:公司高度重视,将配合有关各方提供证据资料,积极主张公司权利,充分保障并维护公司合法权益。目前,上述事项已进入受理程序,但尚未开庭审理和判决。

  此事也引发深交所关注,要求北讯集团就公司银行账户的设置情况、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个数占公司银行账户个数的比例,并结合被冻结的银行账户用途、收付款情况说明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北讯集团生产经营活动产生的具体影响,及北讯集团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此外,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北讯集团货币资金余额为4.49亿元,其中受到限制的其他货币资金为4.02亿元。深交所要求北讯集团补充披露截至10月18日公司账面可用资金余额(账面货币资金减去受限制的其他货币资金),并结合本次被冻结资金占公司账面可用资金余额的比例,说明本次被冻结的银行账户是否属于公司主要银行账户。

  债务状况持续恶化
  媒体记者注意到,此前北讯集团部分债务已出现逾期情况。

  10月10日晚间,北讯集团公告称,因主营业务中的电信业务属于前期建设期,资本投入需求较大。同时受宏观资金面收紧影响,致使2018年资金紧张并出现周转困难,导致公司及公司部分下属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

  记者梳理公告后发现,逾期债务涉及的机构超过40家,最早逾期的债务于2018年8月7日到期。债务类型主要为融资租赁、信托贷款、债务重组、银行借款、应收票据、委托贷款、保理贷款等。

  深交所指出,近期北讯集团债务状况持续恶化,相关诉讼事项激增。截至2018年10月11日,北讯集团逾期债务和逾期对外担保金额均为6.69亿元,其中涉及诉讼的对外担保金额为1.28亿元。对此,深交所要求北讯集团说明公司目前的生产经营情况是否正常,是否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及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除了关注北讯集团自身的债务状况外,深交所也再次对北讯集团控股股东——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跃集团)股权质押所面临的平仓风险表示关注。

  据了解,截至2018年9月28日,龙跃集团质押的公司股份2.12亿股已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其所持公司股份4445.43万股已被司法冻结。深交所要求北讯集团说明龙跃集团采取的应对措施及公司是否存在控制权变更的风险。(.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