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独家)今日股市上市公司重磅新闻全览06.29

  导读:
  哈药股份或因GNC破产损失20亿元 屡次“踩雷”致使业绩下滑
  *ST康得再收处罚告知 四次听证难改全套顶格
  甩掉三个“包袱” 收到14.78亿股权转让款的大连友谊 还会退市吗
  海派家居ST亚振的困境:疫情打乱节奏 重量级收购流产
  兴业银行烟台分行被罚60万 因存在贷款业务检查不尽职等违法违规事实
  辅仁药业将“披星戴帽” 逾2万股民被套牢

  哈药股份或因GNC破产损失20亿元 屡次“踩雷”致使业绩下滑
  原标题:哈药股份或因GNC破产损失20亿元
  GNC破产,损失最大的却可能是哈药股份。日前,美国保健食品公司GNC(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表示已申请破产保护,计划关闭1200家门店,而这家美国最大保健品公司破产的最大受损者却是中国哈药股份(600664)。哈药股份6月24日公告称,公司若在GNC可转换优先股总计20.49亿元的投资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冲减留存收益;若累计1.71亿元的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计入当期损益。

  投资GNC已损失超11亿元
  据悉,从2018年开始,哈药股份前后三次、总共花了2.99亿美元(约20亿元)认购投资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持有GNC 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哈药股份发文称,GNC中国业务正在健康快速发展,不受此次债务重整影响。

  但实际上,相关公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GNC一季度营收、毛利润均出现同比下降,哈药股份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为11.65亿元,这意味着哈药股份投资GNC已经损失了超过11亿元。

  2018年2月,哈药股份宣布拟以19亿元收购GNC40.1%股权。双方共同出资在中国香港设立一家合资公司,负责GNC在中国内地的经营业务,哈药股份持有合资公司65%股权,GNC拥有35%股权。

  哈药股份强调,GNC北美以外的公司实体,包括GNC与哈药股份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并不在破产重组相关程序范畴内。

  哈药股份营收净利下滑
  据悉,哈药股份2020年第一季度,企业营收为25.11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1.87亿元。2019年,哈药股份实现营收118.24亿元,同比增长9.35%,实现净利润0.56亿元,同比下降83.88%。

  对于业绩下滑,有行业人士表示,哈药股份近年来一直在兑现“精准踩雷”——“限抗令”使得抗生素使用大幅受限,而哈药股份恰恰抗感染产品销售额占比非常大;中药注射剂品类被屡屡点名不良反应多,哈药股份同样布局了该行业;“带量采购”之下,该企业生物制剂类等产品中标率不高。业界认为,哈药股份转型以适应新医改政策和新零售环境的步伐仍有待加快。(广州日报)
 

  *ST康得再收处罚告知 四次听证难改全套"顶格"
  原标题:*ST康得再收处罚告知,四次听证难改全套“顶格”
  顶格罚款、终身禁入、重大违法退市风险、追究刑责,*ST康得(002450.SZ)财务造假案迎来二次告知。

  6月28日深夜,*ST康得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这距离第一次告知已过去将近一年时间。

  一年间,康得新方面先后要求召开了4次听证会,不过没有改变证监会对财务造假主要事实的认定,以及顶格处罚的决定。

  根据最新《告知书》,*ST康得存在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强制退市情形的可能性,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玉被处以90万元罚款,且目前仍在刑事程序当中。据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2019年5月12日晚消息,钟玉因涉嫌犯罪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作为“两康”大案之一,康得新财务造假之恶劣登峰造极。2015年之后连续四年,每年虚构销售业务,虚增收入和利润,且财务窟窿越来越大。调查显示,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年报中虚增利润总额分别为22.43亿、29.43亿、39.08亿、24.36亿,其中2018年造假额是年报披露额的7.11倍。

  四年间,同样是虚假数字的还有康德新的银行账户。2015年至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年末银行存款余额分别是95.71亿、146.9亿、177.81亿、144.68亿。每年百亿现金趴在账上的“大牛股”,实际调查却发现,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 3 家子公司的 4个北京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实时、全额归集到康得集团账户,康得新及其各子公司北京银行账户各年实际余额为 0。

  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直接掏空上市公司还不够,还在2016年、2017年,利用康得新子公司与厦门国际银行和中航信托分别签订《存单质押合同》,为康得集团提供担保,2016年至2018年连续担保债务本金分别为14.83亿、14.63亿、14.63亿。

  据调查,康得新另一项财务造假,是将声称投入先进高分子膜材料项目、建设裸眼3D模组产品等项目募资,以采购款等方式转出24.53亿,并经过多道流转后主要资金回流至康得新,用于归还银行贷款、配合虛增利润等。

  而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是康得新虛增利润的决策者、组织者,负责制定虚假业绩指标和协调各部门,负责安排配合虚假业务的供应商、客户及安排相应的资金,在康得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者,证监会认定,其行为直接导致康得新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情节特别严重。

  基于此,证监会对钟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包括,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近日曾表示,近期集中力量查办康得新、康美药业(600518.SH)等一批市场高度关注、影响恶劣的重大财务造假案件,起到了震慑作用。

  在加强打击造假的法治化建设方面,新修订的《证券法》已于今年3月1日正式施行,其中大幅增加了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中国《会计法》对会计审计业务作出了严格要求,正在修订中的《刑法》也将大幅提高财务造假犯罪行为的量刑力度。

  易会满称,财务造假是资本市场体内的毒瘤,中国证监会始终对此绝不姑息,严厉打击。(.第.一.财.经 .杜.卿.卿)
 

  甩掉三个“包袱” 收到14.78亿股权转让款的大连友谊 还会退市吗?
  原标题:甩掉三个“包袱”,收到14.78亿股权转让款的大连友谊,还会退市吗?
  大股东的支持,给大连友谊(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友谊”,000679SZ)带来一线生机。

  6月24日,大连友谊公告称全部收到来自武汉信用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用投资”)约14.78亿元的款项,这笔股权转让款比大连友谊最近一个报告期末的净资产多出近10亿元。

  而大连友谊也成功甩掉大连盛发、沈阳星狮、邯郸发兴这三个“包袱”,并收回部分投资款,三者连年亏损,未售物业大幅贬值,净资产为负。

  甩掉三个“包袱”

  4月30日大连友谊因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被“ST”,从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来看,彼时大连友谊短期负债远高于可用现金,财务费用大量侵蚀净利润,资金流动性面临困难。

  大连友谊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资金方面股东会支持我们,比如控股股东武信投资应该会给我们投入资金,同时去年武信投资给了我们30亿元的授信额度。”

  此后果然等来了大股东的扶持。5月,大连友谊拟出售持有的大连盛发100%股权、沈阳星狮100%股权、邯郸发兴100%股权,以及对大连盛发48,733.18万元债权、对沈阳星狮108,578.46万元债权及对邯郸发兴32,116.21万元债权。

  接盘者是信用投资,信用投资是武信投资的第一大股东,持有后者40%的股权,而武信投资是大连友谊的控股股东,持股28.06%。因此信用投资间接持有大连友谊11.22%的股权。

  大连盛发、沈阳星狮、邯郸发兴的净资产都是负的,加起来约为-4.35亿元。因为负债太多,这些债务主要是向大连友谊借的,有约18.94亿元。算下来大连友谊所占这三家公司的权益约为14.59亿元。

  这与信用投资付出的交易对价(14.78亿元)相差无几。

  负债率降低20个百分点
  出售三家子公司,大连友谊获益良多。

  这三家公司的经营情况,从它们的资产负债就可见一斑。大连盛发净资产约-1.3亿元,沈阳星狮净资产约-2.56亿元,邯郸发兴净资产约-4789.91万元。资不抵债,是它们的共同特点。

  根据大连友谊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沈阳星狮、邯郸发兴主要开发商业裙房,虽处于城市商业核心区,但基于自营零售百货业态设计开发的沈阳友谊时代广场及邯郸友谊时代广场项目的商业部分已无法满足目前零售业的经营需要。所以2018年就暂缓对沈阳星狮和邯郸发兴的商业部分投入,暂缓建设,目前商业部分还未开业。

  因为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未售物业预期可收回现金低于开发成本,大连友谊对这三家公司的存货计提了大额的存货跌价准备。大连盛发存货账面原值约18.8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4.2亿元;邯郸发兴存货账面原值约6.53亿元,计提跌价准备约3604.5万元;沈阳星狮存货原值约12.9亿元,计提跌价准备约1.08亿元。

  出售以后,大连友谊的财务报表几乎可以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最直接的便是收到的14.78亿元现金可以计入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科目,增加2020年的净利润,而大连友谊的资金流动性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另外,因为剥离了负资产的子公司,大连友谊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增加了4.34亿元,负债率从85.02%一下子降到了63.98%。

  而大连友谊方面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将通过出售经营不善的部分房地产资产回笼资金。本次交易有利于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同时有利于进一步降低公司有息债务规模与财务费用,提升公司偿债能力,改善公司资产质量与财务状况,最终增强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股东频繁“输血”

  剥离了这样的资产,大连友谊自然是满意的。但对于信用投资来说,购入这样的资产似乎并不是一笔合算的买卖。

  事实上,自2016年信用投资设立子公司武信投资,并通过后者从友谊集团手中收购大连友谊以来,对大连友谊的扶持力度很大,经常向其发放贷款。在刚完成收购不久的2016年12月,武信投资就向大连友谊发放4亿元的贷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8.6%,2017年大连友谊再向武信投资借款3.5亿元期限12个月,年利率8.6%,2018年大连友谊及其控股子公司因经营发展需要,向武信投资借款11.6亿元。期限12个月,年利率8.6%。2019年,武信投资还给了大连友谊30亿元的授信额度。

  从收购便一直付出,信用投资究竟想从大连友谊那里得到什么?

  在收购之初,大连友谊表示,“未来,武信投资控股将借助上市公司的平台,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通过资产重组或兼并收购等各种有效途径,为上市公司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

  记者了解到,今年1月,信用投资的间接控股股东武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开投”)已经同大连友谊的控股股东(武信投资)签署了协议,计划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取得大连友谊的控制权。

  武汉开投方面表示,“暂无在未来12个月内改变大连友谊主营业务进而导致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发生根本变化的计划,但从增强大连友谊的持续发展能力和盈利能力的角度出发,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尝试筹划针对大连友谊或其子公司的资产和业务进行出售、合并、与他人合资或合作的计划,或推动大连友谊购买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

  未来大连友谊是否还会从事零售业务?武汉开投会怎样利用这个上市平台?针对此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大连友谊董秘办电话,但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华.夏.时.报 .李.未.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