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独家)今日股市上市公司重磅新闻全览07.24

  高瓴资本放弃包揽定增 释放什么信号
  原标题:高瓴资本放弃包揽定增 释放什么信号
  有关高瓴资本放弃凯莱英独家定增的事情,市场猜测颇多,本栏认为,对于锁价定增,监管层可能出现对战略投资者参与锁价定增收紧的信号,尤其是在锁价情形下,独家包揽定增的公平性尚有争议。

  本栏一贯不提倡定向增发,推崇对全体股东配股,更加反感包揽式定向增发。现如今高瓴资本放弃包揽定向增发,本栏估计并非其本意,毕竟按照123元的价格认购股价234元的凯莱英增发新股,怎么看都是一件十分划算的事情,这种大比例浮盈的买卖并不是谁都能碰得上的。就算要锁定18个月,对于处于慢牛中的A股市场来说,也并没有过大的风险。所以本栏认为,高瓴资本放弃包揽凯莱英定向增发,应该属于被动行为。

  或许高瓴资本的战略投资者身份可能存在问题,也可能是独家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被其他投资者质疑。事实上,并非只有高瓴资本在定向增发上出现问题,还有多家公司的定向增发预案也出现了调整。也就是说,此前被热捧的战投式定增可能在监管风向上发生了变化,这一点需要引起投资者的注意。

  那么,投资者可以体会出监管层的态度,对于“肥肉”,不能大股东和单一机构自己私下一商量就把利益送出去,这可能对其他的中小股东并不公平。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全体股东有优先认购公司新发股份的权利,即如果凯莱英需要23亿元再融资,首先可以考虑的是由原股东按照比例认购,如果原股东放弃认购,再考虑由新增股东认购,如果非要引入战略投资者,也不能只引入一家公司,而是应该选择多家认购对象。如果只是引入一家战略投资者,这种独吞“肥肉”的行为,显然对全体股东不利,也对其他战略投资者不公平。

  市场上关于定向增发的政策收紧传闻,如果客观存在,虽然并没有将上市公司再融资规范到优先原股东认购的程度,但至少禁止了单一机构包揽低价增发的弊病。多引入一些战略投资者,并实行竞价认购,至少能够保证增发价格不比市价打折过多,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中小投资者的权益,因股价的隐性除权不会过于猛烈。

  投资者可以发现,现在的管理层,对于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从市值打新,到可转债信用申购,再到新三板一手申购,这些政策都是在偏向中小投资者。而规范定向增发、想办法提高定向增发价格,这样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含金量,同时避免股价隐性下跌,也是对于中小投资者的一种保护。

  本栏相信,管理层对于市场的呵护、对于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对于“疯牛”的泼冷水和降温、对于信息披露的规范,种种政策都是在想办法为培养慢牛长牛而营造优质的环境氛围,现在的中小投资者地位,可以说是A股市场建立以来最好的时期。

  本栏预测,未来配股融资的比例将会提高,锁价定向增发的比例将会下降,因为配股才是对全体股东最公平的做法,也会是未来上市公司再融资的主流方式。(北·京·商·报·)
 

  定增再生变 贵阳银行资产质量承压
  “延期交卷”两个月后,市场未能等到贵阳银行对于证监会反馈意见的回复,而是等到了贵阳银行撤回定增申请文件并将重新申报的消息。于贵阳银行而言,烦心事不只定增“命途多舛”这一桩,今年6月30日,银保监会一次性公示10张罚单直指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等多项违规行为。该行2017年以来不良贷款率不断攀升,如何厘清合规工作、提高资产质量、避免风险积聚,成为贵阳银行当下需要面对的首要考验。

  定增“一波三折”

  自今年1月披露定增计划以来,贵阳银行已两次修订定增方案,最新情况显示,因定增事项此前确定的8名认购对象不满足监管新规中关于战略投资者的相关要求,该行将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申请文件并将重新申报。

  根据贵阳银行公告,7月20日,该行与厦门国贸等8家公司分别签署了《终止协议》,在贵阳银行7月20日新披露的二次修订后的定增方案中,定增发行对象由原来的8名对象修订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目前本次发行尚未确定发行对象。

  根据计划,贵阳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为不超过5亿股(含本数),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45亿元(含),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据了解,贵阳银行成立于1997年4月9日,2016年8月16日该行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是我国中西部首家A股上市城商行。自上市以来,贵阳银行一直未通过发行普通股进行股权融资。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上一年度的9.61%下降0.22个百分点至9.39%,截至今年3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有所回升,为9.59%。

  贵阳银行在定增方案中指出,公司有必要通过进一步充实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水平,以增强应对复杂国际环境和国内宏观经济变化的风险抵御能力。然而回溯该行定增“补血”过程称得上是“一波三折”。

  今年1月贵阳银行董事会通过了定增方案,随后“撞上”再融资新规,3月2日,贵阳银行依据新规对定增方案进行了第一次调整;4月24日,证监会向贵阳银行出具了《行政许可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要求该行30日内对认购对象、关联交易、理财业务风险等11个问题进行说明。5月20日,贵阳银行公告称,由于本次反馈意见部分问题回复需要进行充分论证和补充完善,整体回复工作量较大,公司已申请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复。

  彼时也掀起了市场对于贵阳银行“延期交卷”是否因为其对证监会提出的问题存在回复困难的讨论。如今谜底揭开,贵阳银行表示原定增方案的8名认购对象不满足证监会3月20日下发的《发行监管问答——关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事项的监管要求》。不过这距离证监会提出该项要求已有4个月,针对为何时隔数月才决定撤回申请,贵阳银行方面未对北·京·商·报·记者作出回复。

  而此次撤回定增申请再申报对于贵阳银行来说会有何影响也备受市场关注。对此投行从业人士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撤回定增整体影响不大,但会拖慢定增实施进度,不利于定增募资的尽早完成。

  贵阳银行在7月20日的公告中也表示,公司将结合监管政策、资本市场情况、公司战略规划及发展需求等,修改调整非公开发行方案并尽快重新申报。关于证监会提出的问题是否还需回复,贵阳银行指出,申请文件撤回后,公司不需再对问题进行回复。如重新申报后证监会再次出具相关反馈意见的,公司届时将根据证监会要求进行回复。

  以贷还贷、粉饰不良遭罚
  事实上,贵阳银行近期的烦心事不断。6月30日,贵州银保监局一连公示了对贵阳银行及相关负责人的10张行政处罚信息表,该行因以贷还贷、掩盖不良等多项违法违规事实,被贵州监管局合计罚款260万元。此外,三名相关责任人也被处罚共20万元。

  具体来看,贵阳银行因代为履职超过规定期限,股东出质银行股份未向董事会备案,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被罚60万元;因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被罚50万元;因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领罚50万元;因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被罚30万元;因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领罚30万元;因重要岗位轮岗执行不到位,被罚20万元;因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信贷资产收益权,罚款20万元。

  从罚单披露的内容可以发现,贵阳银行在信贷管理等方面埋下了不小的隐患,亟待整改。此次领罚也迎头赶上银保监会加大对银行资产质量真实性的核查力度。

  今年6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其中对于银行机构资产质量真实性提出工作要点:包括人为操纵风险分类结果,隐匿资产质量;违规通过以贷还贷、以贷收息、虚假盘活等方式延缓风险暴露,掩盖不良贷款;违规通过第三方代持、为不良资产受让人提供融资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的非洁净出表;直接或借道各类资管计划在信用风险等未转移或未完全转移的情况下将不良资产移出资产负债表。

  此前6月4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时也强调,今年要有效应对银行不良资产反弹。坚决治理各种粉饰报表的行为,督促银行做实资产分类、真实暴露不良、足额计提拨备。疏通不良资产核销、批量转让及抵债资产处置等政策堵点,指导银行采用多种方式加大不良处置。

  不良率连年攀高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贵阳银行业绩保持稳步增长,数据显示,2017-2019年该行净利润分别为45.3亿元、51.37亿元、58亿元,今年一季度该行净利润15.06亿元。

  然而近年来贵阳银行资产质量却存在考验。2017年以来,贵阳银行不良贷款率不断攀升,2017-2019年分别为1.34%、1.35%、1.45%。进入2020年,该行资产质量继续承压,截至今年3月末,不良贷款率达1.62%。而根据监管罚单,贵阳银行披露的信息或许已是经过“修饰”后的结果。

  对于监管罚单如何整改、在合规风控管理上将采取哪些举措、如何应对不良贷款压力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贵阳银行,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与互联网巨头相比,中小银行客户数据较少且数据维度不够丰富,这导致其在风险控制方面能力不足,通过以贷养贷等方式变相降低坏账率的情况时有发生。”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北·京·商·报·记者如是说。

  受疫情影响,于中小银行而言,若不能在业务模式、风控策略等方面进行调整,不良贷款很可能在长期再次积累。

  7月23日,来自银保监会官网发布的信息显示,7月20日,银保监会召开2020年年中工作座谈会暨纪检监察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再次作出要求,要提早谋划应对银行业不良资产大幅增长,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严格资产质量分类,做实利润、提足拨备、补充资本,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眼下,中小银行在提高资产质量和不良资产处置方面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王诗强指出,在提高资产质量、降低坏账率方面,中小银行短期可以与金融科技巨头合作,借助后者的风险能力降低坏账;长期看,中小银行要通过多种方式提高客户数量和活跃度,尽可能多地掌握客户数据,精准画像,这样才能降低坏账率。比如一些大银行通过多种途径鼓励用户使用该行信用卡,积累客户数据,了解客户消费偏好、还款能力,就是不错的举措。此外,部分银行内部风控不到位,也是导致坏账率较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制定相应的内部控制制度,并安排合格的管理人员监督各部门严格执行,才能控制风险,降低坏账。(北·京·商·报·)

  业绩下滑 ST岩石高层再生变
  随着重大资产重组终止,ST岩石股价也持续走低。截至7月22日,ST岩石收盘价为8.46元/股,跌幅为1.05%。值得注意的是,ST岩石的股价已连续3个月下跌,跌幅高达24.7%。业绩持续下滑的同时,ST岩石也在不断调整公司高层人事。

  7月17日,ST岩石发布关于高管辞职及聘任高管公告称,公司董事、董事长兼总经理陈琪因工作调整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辞职后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同时,ST岩石公布,公司聘任高利风为公司总经理、徐勇为公司副总经理。

  据了解,去年9月,ST岩石董事会收到董事长张佟书面辞职报告。张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等职务。同年10月,ST岩石同意提名陈琪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向ST岩石董秘办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企业并未给予回复。

  据ST岩石2019年财报显示,ST岩石全年营收1.09亿元,同比下降90.07%;净利润为1238.6万元,同比下降35.56%。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218.1万元,同比下降7.87%;净利润为211.87万元,同比下降26.51%。

  业绩的下滑,让ST岩石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对此,ST岩石回复称,净利润的下滑,主要因为公司主动调整和收缩了大宗商品贸易业务、融资租赁和商业保理业务,同时新增白酒销售业务,但因业务开展不久未形成规模营收,新白酒业务处于试水阶段,未及时达到预期发展目标,导致亏损56.63万元。

  对于ST岩石进军白酒市场,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表示,进入白酒市场,是ST岩石拓展业务板块的重要举措,同时也可以进一步盘活资产,但像ST岩石这样的资本进入白酒市场,可能会遇到合作商关系以及市场营销组织建设等问题,酒企经营是一项长期并且复杂的系统工程。(北·京·商·报·)


 2/2   首页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