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独家)今日股市上市公司重磅新闻全览08.11

  导读:
  突发!暴跌99%、暂停上市之后 “妖股之王”或被终止上市
  云南城投混改迷局 保利系进驻一年被传生变
  滥用重组停牌?杨子家族旗下巨力索具吃关注函
  中来股份易主生变 拟牵手杭锅股份发挥战略协同
  中超控股合同纠纷案受理已过579天 一审判决撤销打回重审
  深桑达A“蛇吞象”并购疑点重重遭问询
 

  突发!暴跌99%、暂停上市之后 “妖股之王”或被终止上市!
  原标题:突发!暴跌99%、暂停上市之后 “妖股之王”或被终止上市!
  该来的总要来的。

  8月10日晚间,一则“暴风集团股票或被终止上市”的公告再度引起市场关注。

  暴风集团或被终止上市
  8月10日晚间,曾被股民冠以“妖股之王”的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公司股票已于2020年7月8日起暂停上市。暂停上市期间,公司仍在多方面接洽市场上的审计机构,但截至公告披露日并未与相关审计机构签署协议,导致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因此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像它的名字一样,暴风集团似乎始终处在风暴眼的中心。。。。。

  8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股票已于2020年7月8日起暂停上市。暂停上市期间,公司仍在多方面接洽市场上的审计机构,但截至公告披露日并未与相关审计机构签署协议。

  8月5日暴风集团晚间发布公告称,独董柳纯录因病去世。

  8月3日晚间消息,暴风集团公告,截至目前,公司未收到针对公司的司法调查文书,尚未知冯鑫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是否与公司有关。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7月31日,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称,有媒体报道暴风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提起公诉。当天盘后,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近期通过冯鑫先生的辩护人获悉,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先生提起公诉。案件正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进一步办理中。

  暴风集团于2020年7月1日起停牌。

  穷途末路
  说起暴风集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将时间点倒推至5年前,暴风集团曾被股民冠以“妖股之王”,这是因为自其2015年3月24日上市后,竟在短短40天内以37个连续涨停板打破了A股市场的涨停记录。彼时,暴风的股价从7.14元/股飞涨至327元/股,其市值更是高于400亿元。而今现在创始人被捕、高管全部离职、股票暂停上市,跌至不足5亿元,令人唏嘘不已。

  很多人把暴风集团的大溃败,归因于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实际上,2015年的上市风光后,暴风集团自2016年起,每年的营收都不尽如人意,几乎连年亏损。

  2019年5月,曾与暴风集团合资成立产业并购基金的光大资本子公司光大浸辉,因收购项目公司MPS持续亏损,且暴风集团和冯鑫未能履行回购协议,将暴风集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金额达7.5亿元。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对暴风集团财产进行调查后,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随后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冯鑫也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2019年9月,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失去冯鑫,暴风内部顿成散沙一盘,高管开始另谋高就,员工纷纷主动离职或被裁撤。

  6月3日晚间,暴风集团再一次发布了《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从2019年8月30日算起9个月的时间内,相同主题的提示性公告已经发布了整整40条,平均一周一条!

  年报难产
  暴风影音成立于2003年,之后冯鑫团队收购暴风影音,并将其打造成具备超强解码功能的播放器。2009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总数增长至2.8亿,每天上线用户达到2500万。2015年3月,暴风集团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并收获多个涨停板,市值一度超过400亿。

  然而到2016年后,暴风集团的处境急转直下。冯鑫被逮捕,则与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对欧洲体育版权经纪公司MP&Silva一起收购案有直接关系。

  根据暴风集团的回函,2019年10月,暴风集团时任首席财务官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首席财务官职务。此后公司一直在寻找首席财务官的人选,但由于经营状况不佳、拖欠员工工资、负面新闻过多等原因,至今尚未有结果。

  2019月11月,审计机构辞去暴风集团2019年年报审计会计师的工作,此后暴风集团通过多种渠道向其他机构征求合作意向,联络沟通十多家审计机构,但由于多种原因最终仍未有结果。

  截至目前,暴风集团未完成聘任首席财务官的工作,暂无合作的2019年年度报告审计机构。基于此,暴风集团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也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

  根据此前公告,暴风集团2019年9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44.99万元(未经审计),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2019年6月6日,暴风集团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暴风集团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暴风集团称,公司存在无法支付上述费用产生的法律风险。

  此外,2020年2月10日,暴风集团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及附件,合同履行期间,存在法律、法规、政策、技术、市场等方面不确定性或风险,同时还可能面临突发意外事件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影响所带来的风险等。暴风集团员工持续大量流失,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暴风集团消失了
  15年上市至今,短短5年的时间,暴风集团已经消失不见了。

  2020年7月1日,因为无法披露2019年的年报,暴风集团已经被深交所暂停上市。此时,暴风集团的总市值仅剩4.88亿元,据最高市值408亿元,下跌了99%。

  2019年11月22日晚间,网上就有传出暴风影音的官网打不开了,或者打开之后也是乱码,完全不是正常官网该有的样子,显然已经没多少人维护了。

  另外,基金君在某个职场社交app上看到,暴风的开发员工只剩下一个人,如今官网app都挂了,估计这个小哥也离职了。

  近日,基金君在App Store和安卓应用市场上发现,暴风影音App还能被正常下载使用,最近一次软件更新显示在1个月前。有消息称,该App已经被风行在线接管。(中·国·基·金·报·)
 

  云南城投混改迷局 保利系进驻一年被传生变
  时隔一年有余,保利集团与云南城投集团(下称“城投集团”)的混改进程,仍然成谜。

  8月2日,有媒体报道称,随着混改搁浅,保利也从接盘云南城投置业(600239.SH,城投集团旗下地产上市平台)的队伍中消失了。

  这是继今年4月卫飚被免去城投集团董事长职务,市场又一次传出双方混改生变的信息。

 据记者查询城投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名单发现,上面已经没有邓长清的名字及职务信息。今年1月,保利副总会计师邓长清转任该集团副总裁、党委委员,与卫飚搭档推进混改。后者曾任保利副总工程师,去年10月经保利推荐出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保利集团是否已经退出城投集团的混改工作?卫飚为何在双方混改推进过程中被免?邓长清是否仍在该单位任职?

  8月5据记者采访时,云南城投置业董事会办公室回复称,按照深化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云南省人民政府就城投集团改革与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但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中央企业管理规定限制,难以在短期内推进完成。

据记者又分别致电城投集团党委办公室、保利集团品牌部、保利发展(600048.SH,保利集团旗下地产上市平台)证券事务部求证。城投集团拒绝对上述事宜予以置评;保利发展则回复称,关于混改,一旦达到披露标准,公司会第一时间以公告形式发出。

  截止8月10日收盘,云南城投置业报收4.2元/股,年初至今已上涨45.33%;保利发展报收16.27元/股,年初至今上涨6.18%。

  搁浅还是退出?

  一家中央企业,一家地方国企,双方得以合作,契机来自云南省的国企改革。

  2018年11月,云南省正式颁布《云南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力争通过3年时间,打造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集团,这其中就包括城投集团。

  “公司控股股东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由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导的。”云南城投置业董事会办公室人员告据记者。

  2019年5月,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在昆明会见了保利集团总经理张振高一行。两个月后的7月2日,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在昆明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后者计划参与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央地混改的目的是为了实现优势互补,中央企业在银行信贷等方面有它独到的优势,地方国企则拥有当地资源,比如政策、人脉等。”8月5日,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告据记者。

  2019年9月,即签约两个月后,云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带队拜会保利集团董事长徐念沙,意在进一步落实战略合作协议,加快推动保利集团参与云南国企混改相关工作。

  一个月后,经保利集团推荐,卫飚出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此举也被外界视作双方混改迈出关键一步。

  2020年1月,邓长清也被保利推荐至城投集团,与卫飚一同推进混改工作。

  然而,双方的蜜月期却随着一次会议的召开被打破。

  4月16日,云南召开省属企业改革发展金融工作座谈会,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将城投集团打造成为全省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的龙头企业。没过几天,城投集团便获得首期30亿元现金注入。

  获得现金注入不到一个星期,4月30日,城投集团召开干部大会,宣布杨敏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据当地媒体报道,省委、省政府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为了推动城投集团加速成长为全省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的龙头企业。

  另一边,卫飚的卸任,也被部分媒体和机构解读为保利退出城投集团混改的标志性事件。

  国盛证券发布观点称,卫飚本因双方混改工作而来,此时抽身离去,也使得城投集团的混改变得扑朔迷离。

  在卫飚当天的表态发言中,似乎也能发现异常,之前逢会必提混改的他,在这次干部大会上只字不提此事,而是透露保利与云南省委、省政府、城投集团的合作还将持续,而且合作模式会越来越丰富。

据记者采访时,云南城投置业也未明确回应保利集团是否已经退出城投集团的混改。

  “央地混改的难点在于双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如果能在利益问题上达成一致,那就能持续往前推进,一旦双方利益难以协调,其结果往往是搁浅甚至散伙。”宋丁告诉记者。

  云南生意遇阻
  混改之外,保利此前与云南城投的一项交易,进展也不顺利。

  2019年10月,就在卫飚出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之际,云南城投置业与保利发展旗下的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

  《合作框架协议》显示,云南城投置业拟依法将公司持有的“欣江合达”6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东莞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版纳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官渡改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以协议转让或公开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广州金地,后者需支付22亿元作为交易诚意金。

  上述协议有效期为自签署之日起6个月,如有效期内双方无法达成正式合作,则《协议》终止。

  交易背后,则是保利发展看中了上述公司持有的土地项目。其中,欣江合达持有古滇二期项目,合计1331.28亩;东莞置业持有华阳花园项目,计容建筑面积约12.86万平方米;版纳置业持有雨林澜山项目,合计845.92亩;官城改置业持有关坡二期项目,合计79.19亩;另外,官城改置业还持有150.17亩土地尚未动工。

  但在协议签署后数月,双方一直没有披露上述项目的具体进展。

  “公司所有拓展的项目,都会有前期进入、市场调研等一系列工作要做,所要花费的时间也比较多,尤其是涉及项目收购的话,还会有尽职调查等。”保利发展证券事务部人员告据记者。

  直到今年4月27日,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拟转让西双版纳云城置业有限公司90%权予保利,标的股权转让价款为3.16亿元。

  不过,这只是拟转让的4家项目公司中的一家。对于其他项目的转让情况,保利发展与云南城投置业均未曾披露。

  保利发展证券事务部人员告据记者,就云南城投置业项目来说,因为它每个项目状态不一样,所要花费的周期也就不一样,如果有进展的话,公司会第一时间进行公告。(时代周报 胡天祥)
 

  滥用重组停牌?杨子家族旗下巨力索具吃关注函
  杨子家族旗下A股上市公司巨力索具(002342)拟收购控股股东旗下资产“闪电”告吹一事,引发市场极大关注,由此也引来交易所的关注函。8月10日,深交所向巨力索具下发关注函,追问公司是否存在滥用重组停牌的情形。

  回溯事件始末,7月27日晚间,巨力索具披露一则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公告称,拟通过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巨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力集团”)持有的保定巨力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力能源”)100%股权,公司股票于7月28日起停牌。从公告来看,巨力索具此次重组的初衷系公司控股股东巨力集团欲对集团业务进行整合。

  股权关系显示,巨力能源由巨力索具控股股东巨力集团100%持股。而巨力集团背后系杨子家族,股东包含杨建忠、杨建国、杨会德、杨子、杨会茹,上述股东系直系兄弟姐妹关系,分别持有巨力集团27.5%、27%、23.5%、17%、5%的股份。

  上述重组事项似乎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8月4日,巨力索具还披露了关于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停牌进展公告,就此次重组相关工作进展情况进行了说明。

  然而,3天后,重组画风突变。巨力索具在8月7日披露公告称,由于交易各方未能就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这也意味着,巨力索具拟购巨力能源事项在筹划10天后“闪电”折戟。

  很快,巨力索具重组告吹事项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在8月10日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对巨力索具此次重组抛出三问,要求巨力索具说明,拟收购资产为控股股东持有的情形下,停牌前公司与控股股东是否已就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核心条款进行充分沟通,停牌后未能达成一致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滥用重组停牌的情形。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巨力索具核查并补充说明停牌前后,公司、独立财务顾问及有关证券服务机构各自开展的工作,本次重组终止事项的决策过程、已履行的审批程序、对公司的具体影响以及公司后续的相关计划。此外,深交所要求巨力索具补充说明公司认为应予说明的其他事项。

  针对此次重组初衷、后期是否会继续推进重组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巨力索具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均表示“以公告为准”。另外,对关注函问题,该工作人员补充,“可以关注公司后续在8月17日的关注函回复公告”。(北·京·商·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