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IPO审核今年现“双缓”特征 多家公司过会后数月未获批文

  自2017年10月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以来,月度上会企业数量呈现逐步下降的趋势,而2018年IPO审核速度放缓的趋势则更为明显。《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除此之外,IPO批文下发速度也随之明显放缓。

  今年以来,发审委的IPO审核呈现出一些鲜明的特征,除了对IPO发行监管趋严,对优质创新型企业的支持力度加强外,让投资人感受较为深刻的是每月IPO企业上会的节奏同比明显放缓。另外,今年IPO批文的核发速度也有所放缓,多家公司在IPO审核过会后的数月内还未拿到批文。

  IPO审核节奏放缓

  自2017年10月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以来,月度上会企业数量呈现逐步下降的趋势,而2018年IPO审核速度放缓的趋势则更为明显。

  据统计,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间,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89家次,2018年1~4月分别为49、12、12、19家次,月均为22.3家次,其中2、3月为2016年审核提速以来发审委月度审核拟IPO企业数量的最小值。

  相比之下,2016年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271家次,月均22.6家次;2017年,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479家次,月均39.9家次,其中去年1~4月,发审委共审核拟IPO企业167家次,月均达41.75家次。

  有分析认为,导致今年IPO审核速度较去年明显放缓的一大因素是IPO排队企业的数量明显减少,这背后的一大重要原因在于主动终止审查的企业数量增加。

  据证监会披露,截至今年4月19日,今年以来已有115家拟IPO企业申请终止审查,其中1~3月,终止审查的企业数量分别为12家、17家、41家,总体呈现逐月上升的趋势。另据统计,去年全年仅有118家拟IPO企业申请终止审查。

  近期,IPO审核存在业绩“隐性门槛”的事情多被提及,而这也被市场认为是不少拟IPO企业在上会前主动终止审查的主要因素。所谓“隐性门槛”,即在审的IPO项目,三年净利润合计不到1亿元的且最后一年不足5000万元的,或撤回申请或接受现场检查;2018年新申报的IPO项目,主板公司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不低于8000万元,创业板公司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

  今年2月以来上会的企业中,有30家已经披露了2017年业绩,其中有6家企业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低于1亿元,而其中有4家企业未能过会。

  批文核发速度放缓

  今年以来,除了拟IPO企业上会数量同比明显减少外,IPO批文下发速度也随之明显放缓。

  据统计,去年全年有8个月证监会核发的IPO批文超过30家,且全部集中在新一届发审委上任前的1~9月,其中IPO批文发布最密集的月份为5月,当月证监会核发的IPO批文超过50家,平均每周超10家。

  而今年,证监会IPO批文的核发速度明显放缓,今年1月共核发14家IPO批文,同比大幅减少近七成,这一趋势在此后几月始终保持。今年2月,由于受春节因素影响,证监会仅核发了4家IPO批文。不过在没有明显因素影响的4月,证监会也只核发了6家IPO批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据显示,从4月以来,证监会一直保持每周核发2家IPO批文的速度,而IPO批文核发节奏放缓也导致等批文的现象产生。

  据显示,截至5月8日,已过会但还没有完成发行的公司有27家,比4月24日多了8家,其中泰林生物、天奥电子的过会时间均为今年1月,华林证券的过会时间为今年2月。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今年来,证监会对以独角兽为代表的“四新”企业支持力度有目共睹,但在核发IPO批文这件事上却分“轻重缓急”。在今年过会的几家市场公认的独角兽公司——富士康、宁德时代、药明康德、科沃斯、深信服中,募集资金不足30亿元的药明康德、科沃斯、深信服均已拿到IPO批文,有的已经完成上市或进行了申购,而募集资金过百亿的宁德时代、富士康还在排队等批文中。

  而近期拿到批文的部分公司实际上已守候多时,如在3月30日拿到IPO批文的天地数码,早在去年11月1日就已过会,相距长达近5个月时间。同样在4月2日拿到IPO批文的福达合金,早在去年12月5日就已过会,相隔了近4个月时间。在4月27日拿到IPO批文的欣锐科技,也早在今年1月17日就已过会。5月4日拿到IPO批文的汉嘉设计过会日期也在两个多月以前。

  对于这一现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券商人士,他们大多表示,目前还难以确定其背后的原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年间,上述IPO批文延期数月发放的情况也有所出现,甚至有IPO批文发放日与过会日相隔了一年多时间的。

  据统计,从2013年底到2014年7月初,获得IPO批文的近60家公司(如纽威股份、新宝股份)的IPO过会时间大多为2012年5~7月间,而其中陕西煤业的IPO过会时间更是要追溯至两年多之前的2011年8月29日。从2012年11月到2013年底,曾出现长达一年多的IPO空窗期,此后的2015年7月~10月也曾出现类似的IPO空窗期,这两段时间的一个共性是A股市场处于相对低迷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