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1099只A股纳入BMI 生效时间从2019年9月23日起

  9月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知名指数公司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获悉, 1099只中国A股正式纳入标普新兴市场全球基准指数(S&P Emerging BMI),该决定于9月23日开盘时生效。

  在这1099只A股中,包含147只大盘股,251只中盘股,701只小盘股。它们以25%的纳入因子纳入之后,预计A股在标普新兴市场全球基准指数(S&P Emerging GMI)中所占权重为6.2%,预计中国市场整体(含A股、港股、海外上市中概股)在该指数占权重36%。

  标普道琼斯指数表示,在9月23日生效日之前,纳入名单和权重还会有所变化,投资者仍以最终名单为准。

  2018年12月5日,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宣布,将可以通过沪港通、深港通机制进行交易的合格中国A股纳入其有新兴市场分类的全球基准指数,纳入将自2019年9月23日市场开盘前生效,分类为“新兴市场”。

  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此前表示,将会持续密切监测中国A股市场,并可能就进一步增加A股在全球基准中的权重,是否在2019年9月的重新构建中完成首批纳入后将中国A股纳入其他指数进行征询。

  8月以来,全球最知名的三大指数公司扩容A股的窗口几乎同步开启。

  根据招商证券的测算,这一番密集纳入之后,A股将迎来约300亿美元的增量资金入场。其中,9月23日,标普道琼斯纳入A股将为A股带来11亿美元的被动增量资金。   

  三大指数扎堆纳入A股

  8月以来,全球最知名的三大指数公司扩容A股的窗口几乎同步开启。

  除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外,8月24日,富时罗素宣布其全球股票指数的A股纳入因子如期从5%提升至15%,在9月23日开盘前生效。

  2018年9月27日,富时罗素宣布,将A股纳入其全球股票指数体系,A股分类是次级新兴市场,从2019年6月开始将A股纳入次级新兴市场。

  根据富时罗素公布的计划,A股纳入将分三步走:2019年6月纳入20%,2019年9月纳入40%,2020年3月纳入40%,涵盖大、中、小股票。

  8月27日A股收盘后,全球最大的指数公司明晟公司(MSCI)的二阶段扩容决定正式生效。

  此次扩容后,A股在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中国指数的占比将分别提高至2.46%和7.79%。招商证券测算,本次扩容有望为A股带来增量资金约189亿美元,汇率按照7计算,则对应人民币约1300亿元,其中被动增量资金约266亿元。

  带来11亿美元增量资金

  根据招商证券的测算,这一番密集纳入之后,A股将迎来约300亿美元的增量资金入场。其中,9月23日,标普道琼斯纳入A股将为A股带来11亿美元的被动增量资金。

  国信证券研报显示,8月至9月国内市场迎来三大指数的同步增持,保守估算将合计吸引超过2000亿元的增量。

  进入9月以来,北向资金的买入幅度明显增强。

  9月6日,北向资金净流入85.24亿元,连续第7个交易日净流入。仅本周的5个交易日,北向资金便合计净流入280.09亿元,刷新2018年11月以来最大单周净流入额。

  至此,2019年以来北上资金累计净买入已达1496亿元。招商证券指出,在各大指数相继纳入A股或扩容的提振作用下,北上资金流入规模有望继续扩大。不过外围波澜或通过汇率波动对北上资金造成短期扰动,但被动跟踪部分属于相对确定的增量资金。因此总体而言,年内外资流入空间仍大(8-11月被动增量资金达千亿),A股在国际指数权重提高的利好因素将部分对冲外围波澜对北上资金的影响。并对A股流动性具有积极作用。

  中信建投指出,8月和9月是指数集中纳入的时间节点,MSCI指数、富时罗素指数和标普道琼斯指数三大指数均在此期间集中扩大纳入。外资持股市值在过去6年增长迅速,当前已成A股最为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之一。截至2019年一季度,保险、外资和公募基金持股市值分别为12644亿元、11393亿元和10956亿元。短短6年时间,外资持有A股的市值增加了10264亿元,外资持股市值与公募基金已基本接近,外资、保险与基金三大机构投资者呈三足鼎立态势,外资持股市值后续仍有进一步上升空间。纵观全球市场,A股相对其他市场的吸引力明显,外资持续增配A股的趋势较为确定。

  国信证券指出,2019年下半年以来,北向资金流入相较以往有了一些新变化。首先,对各类风格的配置分化度有所收敛;其次,在近期的外资流入过程中,消费和科技成长呈并驾齐驱态势,以30日流入均值来看,科技类公司甚至在年中以来的部分阶段超过了消费。而历史上,在北上整体流入过程中,成长增配超过消费公司只在2018年初发生过一次。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消费类公司估值持续抬升后,对外资的相对吸引力有所下降;同时MSCI后续中盘股纳入也是推动北上流入边际变化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