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新都退临时罢免董事长惹猜想 游资末日接盘“博傻”

  走到退市整理期后半程的新都退(000033.SZ)频频“闹妖”,不仅二级市场上结束连续跌停迎来回光返照式“妖变”,管理层方面近日也遭遇突发式调整,这些意料之外的变动也让市场猜想连连。

  继6月20日股东大会提案全部未审议通过之后,新都退于6月23日临时召开董事会进行人事变动,免去陈辉汉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由朱季成接棒董事长之位,聘姜涛为总经理。而陈辉汉并不愿意被免职,对两职位的变动均投出反对票。另一方面,两董事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动表示不解,均弃权表决。

  二级市场方面,就在6月20日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新都退结束了连续跌停的走势,当日玩起了“过山车”式的上蹿下跳行情,至此之后游资便开始了相对之前较大规模的“博弈”,近期三个交易日股价两涨一跌。而目前新都退在退市整理期还剩下9个交易日,“接盘侠”们又将何去何从?

  事发突然的高层变动

  进入退市整理期后的新都退,在经营管理方面一直未有公开的动静,直到6月20日股东大会议案全部被否后,近日又事发突然地召开董事会进行人事变动。这背后到底闹的是哪一出?

  6月20日,新都退股东大会如期举行,但包括《2016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及摘要》等在内的五项议案均未被审议通过。

  有投资者反映,在股东大会上投出反对票的理由在于,一方面,部分董事此前对《关于公司受赠东营大海科林光电有限公司股权100%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进行了否决,致使该捐赠资产无法进入上市公司;另一方面,该公司董事会从未公开督促重整投资人履行破产重整责任,即重整后通过恢复生产经营、注入重整投资人及其关联方旗下优质资产等各类方式,使新都酒店2016年实现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不低于2亿元。

  对于第二个问题,在20日的股东大会上,新都退方面回应称,2016年10月左右,该公司就与重整投资人进行过沟通,但重整投资人一直认为“业绩承诺是在有资产注入情况下的业绩承诺”。

  自新都退退市以来,市场投资者关于新都退退市背后是否存在内幕等一直持质疑的态度。而6月23日晚间,新都退变动管理层的公告又让市场有些不解,是为退市追责,还是“临别”的最后“宫斗”?

  根据新都退公告,6月23日,该公司9位董事悉数出席董事会,审议《关于豁免公司2017年第八次董事会会议通知期限的议案》、《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的议案》、《关于免去陈辉汉总经理的议案》以及《关于聘任姜涛先生为总经理的议案》四项议案。但董事杨志强、苏从跃对这事发突然的董事会表示不解,便放弃了上述四项议案的投票权。

  最新的人事调整为,免去陈辉汉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由1981年出生的朱季成接棒董事长之位并代行董秘职责,聘姜涛为总经理。但陈辉汉并不认可这样的安排,其表示在任职董事长期间无任何违规失职,也为保住公司上市地位做了大量艰苦工作;同时,对于董事会选姜涛为总经理,陈辉汉以“没必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但除去弃权2票、反对1票,最终上述议案均以6票赞成通过审议。

  董事会为何突然对公司高层进行调整,这背后到底有何玄机?有市场人士猜测,有可能是为新都退退市且股东大会议案未通过追责,也可能这背后是各资本方之间的“宫斗”。

  根据此前投资者的反映以及媒体报道,新都退曾上演原大股东、长城汇理系、重整投资人等多方资本的暗战。

  查阅新都退的公告发现,陈辉汉进入董事会是由新都退第五大股东深圳贵州经济贸易有限公司所推荐;朱季成进入董事会则是由深圳长城汇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汇理资管”)所推荐。对此,有市场分析称,朱季成担任董事长,可能意味着长城汇理系将主导新都退董事会。

  但此次弃权表决的董事苏从跃此前也是由长城汇理资管所推荐,且新都退2015年11月30日公告显示,当时苏从跃担任长城汇理资管董事、首席公共事务官。若苏从跃站队长城汇理系,长城汇理系将主导新都退董事会,那么为何其又对此次高管变动表示不解?

  此次事发突然的高层变动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许还待时间验证。

  谁在末日狂欢?

  二级市场方面,新都退股票近期的表现也显得有些“妖气”。在经历连续17个交易日跌停且交投惨淡后,新都退于6月20日开始放量成交并结束连续跌停的走势,近四个交易日两涨两跌。而撬开跌停板背后的资金,选择在这样的时间接盘到底意在如何?

  6月20日,新都退股价玩起了“过山车”行情,全天振幅为14.18%,换手率达到37.17%,最终成交160万手,成交金额为1.96亿元。而这样规模的成交额即便是在2015年4月份连续涨停时也未出现过,前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成交金额是在2014年4月9日。

  此后的6月21日、6月22日、6月23日三个交易日成交量分别为57.82万手、32.88万手、44.73万手,成交金额分别为7371万元、4581万元、5883万元,换手率分别为13.46%、7.65%、10.41%。

  而前17个交易日,新都退成交量最大的一次是4.5万手,最少的时候甚至出现过全天仅成交1手。那么近4个交易日到底是哪些资金在任性“接盘”?

  新都退龙虎榜数据显示,5月24日至6月19日期间,第一大买方的买入金额最高不超过240万元,而6月20日第一买方国泰君安深圳蔡屋围金华街证券营业部买入2421.84万元,其余四个上榜营业部成交金额均在484.36万元至824.17万元之间,分别为国信证券北京朝阳北路证券营业部、华林证券北京北三环东路证券营业部、江海证券上海瞿溪路证券营业部、国泰君安顺德东乐路证券营业部。

  此后的三个交易日中,6月21日第一大买方国金证券厦门湖滨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最多,为991.51万元,其余的买方营业部买入金额均在100万元~450万元之间。其中存在游资对倒的现象,华泰证券上海西藏南路证券营业部在6月21日买入323.03万元的同时卖出441.91万元,并在6月22日买入105.10万元的同时卖出351.96万元;与其类似,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在6月22日买入362.21万元的同时卖出155.05万元,并在6月23日买入1.77万元的同时卖出248.31万元。

  有意思的是,新都退放量成交的当日正好是股东大会召开之日,对于背后的“接盘侠”市场也存有猜想。新都退自5月24日进入退市整理期后,股价由7.96元/股跌至1.30元/股,累计下跌83.67%。

  截至记者发稿,新都退将在9个交易日后退出A股市场,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17年7月6日,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45个交易日内,新都退股票将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而对于游资的“末日狂欢”,“博傻”、“对赌”成为业内人士形容游资参与的新都退这场“击鼓传花游戏”。针对资金方博弈新都退股票重新上市这一心态,业内专业人士表示,几乎不可能,截至目前没有一家已经退市的公司实现重新上市,且目前IPO还处于堰塞湖的状态,退市企业重新上市的希望更加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