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公司利好不断 但“优质股东”忙减持!究竟什么原因?

  面对阿里加持、业绩预喜等利好消息,持股仅6个月的爱施德“优质股东”却耐不住性子,接连“掐点”减持。
 

  7月29日,爱施德发布公告称,股东戴诚于27日减持公司股份0.56%。此时距离其受让相应股份仅过去了6个月。

  无独有偶,另一股东向时煜在3月份也曾宣布减持,从受让到减持的时间间隔也是6个月左右。更巧合的是,这二人所持爱施德股份,均来自爱施德控股股东神州通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以下统称为“神州通投资”)。

  在接手爱施德股份时,戴诚、向时煜均在公告中被称为“优质股东”,其均表示看好公司发展,既然如此,为何在受让股份约6个月后,不约而同减持?掐点减持背后,神州通投资与戴诚、向时煜二人有何约定?近日,神州通投资又引入自然人股东周玲作为优质股东,其是否也会重走旧路?

  “优质股东”竟掐点减持

  7月29日,爱施德发布公告称,戴诚在7月27日减持爱施德股份0.56%,减持均价7.97元/股,减持总价为5579万元。戴诚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基于个人资金需求,进行本次减持。

  可在6个月之前,戴诚刚刚被作为优质股东,引入爱施德。

  1月20日,神州通投资将5.04%的爱施德股份转让给了戴诚,转让价格为7.42元/股,转让总价约4.64亿元。彼时,戴诚表示,看好“爱施德的主业,并对公司战略升级的发展前景和企业价值充满信心”。

  刚过6个月就要走,难道爱施德让戴诚失望了?

  情况好像不是这样。4月27日,爱施德宣布拟引入阿里作为战略投资者,双方成立合作公司“爱巴巴”。7月14日,爱施德宣布,预计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2.9亿元至3.2亿元,同比上涨68.73%至86.19%。

  爱施德表示,上半年预计业绩大增,主要是公司与阿里巴巴战略合作,逐步构建了数字经济时代下3C数码领域的新零售基础设施平台,新零售能力显著增强;公司收入规模不断扩大,运营效率、组织效率和资金效率持续提升。

  在爱施德发展符合预期的情况下,“优质股东”戴诚为何在持股约6个月后,就因“个人资金需求”减持成5%以下的股东?

  戴诚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优质股东”。

  2019年9月底,神州通投资与向时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前者拟协议转让5.08%的股份给向时煜,转让价格5.22元/股,转让总价约3.29亿元。到了今年3月31日,向时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其所持爱施德2%的股份,减持均价5.53元/股,减持后还持有3.08%的公司股份。向时煜受让与减持爱施德股份,时间间隔也在6个月左右。回查爱施德当初的相关公告可见,向时煜受让与减持爱施德股份的理由,与戴诚的理由基本一致。

  这不禁让人疑惑,两名“优质股东”为何均在受让爱施德股份的半年后掐点减持?既然是“优质股东”,戴诚与向时煜的实力应该不俗,为何会在短期出现“个人资金需求”?

  爱施德董秘吴海南向记者介绍,其先后与向时煜、戴诚交流,均被告知是股东个人资金与资产配置需要。

  再引股东恐重走旧路

  从上述案例来看,神州通投资似乎偏爱引入自然人类型的股东。近日,其又为公司引入了新“优质股东”——周玲。

  7月22日,神州通投资与自然人周玲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5.12%的股份协议转让给周玲。本次转让价格为8.08元/股,转让总价为5.13亿元。

  爱施德称,上述股权转让主要是满足公司大股东自身的资金需求,同时引入优质股东,优化公司的股权分布和治理结构,促进公司健康良性发展。周玲受让爱施德股份,是基于对爱施德主业的看好,并对公司战略升级的发展前景和企业价值充满信心。

  至此,神州通投资先后转让股权给向时煜、戴诚、周玲,以此减持了15.24%的股份。吴海南表示,周玲是否也会如向时煜、戴诚一样,在6个月后掐点减持,他们未与周玲沟通,也不太合适与其交流该事项。

  对比可见,周玲等三名自然人受让的爱施德股份比例均在5%左右,他们只要减持一小部分股份即可成为爱施德持股5%以下的股东。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按照减持新规要求,受让方受让特定股股东的股份,需锁定6个月方能再次转让,所以才出现了前两位股东在6个月届满时减持到5%以内的行为。假如周玲也在6个月后减持部分股份,将其所持爱施德的股份比例降至5%以下。按照监管要求,周玲后续减持也将无需公告。

  相比戴诚和向时煜,爱施德披露的周玲信息中,未提及周玲住所与通讯地址。6月初,记者走访向时煜、戴诚的住所和通讯地址发现,二人的住所和通讯地址均查无此人,地址所在大楼也未有爱施德公告中提及的门牌号。

  为何在第三次转让股权时,爱施德不再披露周玲的住所和通讯地址?6个月后,周玲是否也将以“个人资金需求”为由减持,从而成为爱施德持股5%以下的股东?面对两名股东“掐点”减持,神州通投资如何解释“优质”二字?今后又是否会再引入“优质股东”?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