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交易指南   买卖攻略   如何看开盘   如何看盘中   如何看尾盘   如何看涨停板   如何看成交量   K线图解   在线看盘一   在线看盘二
      
      看盘培训    选股方法    基本面选股    技术面选股    技术面分析    技术分析理论    基本面分析    炒股心理    老股民经验    中长线技巧     在线看盘三
【股民故事】 【高手心得】 【失败教训】 【实战技巧】 【民间经验】 【实战案例】

谨防“金融庞氏骗局” 细数理财十大“骗区”

  一直以来,投资理财都是门技术活,没有所谓的“闭着眼睛都能赚钱”的事,当投资者真的听信“谗”言,闭上双眼就敢掏腰包的时候,有可能就会遇到“金融骗局”。

  金融骗局背后,往往隐藏了一个“野鸡金融机构”,它们高调租用城市CBD中最为豪华的写字楼,人人西装革履,处处奢华体现,营造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景象。而旗下的金融产品,也是吓人的高收益,仿佛“天上掉馅饼,并且正好砸到了你的头上”。

  事实上,外表光鲜的背后,有时是一场虚无,产品发行方往往没有考虑如何从盈利角度运转,只求在资金流角度运转,负债端收益畸高,但资产端根本无法实现这个收益,或者压根没有资产端。

  投资者上当在于信息不对称,于是就呈现了可悲的“金融庞氏骗局”,以下是本报整理的近年来金融理财的“骗子集中区”,以提醒投资者谨防金融投资陷阱。

  有限合伙事故多发
  去年,海沧资本法定代表人跑路,今年,金赛银法定代表人玩失踪……近年来,有限合伙制基金兑付风险频现,这其中,有融资方的风险,比如项目无法兑付、自融等,也有前端基金管理人的道德风险,比如上述类似的“跑路”事件。

  2009年以后,大量的财富管理公司开始在市场上泛滥,有限合伙由于其组织形式方便灵活,所以,往往被这些财富管理公司所利用,以有限合伙制基金为名,发行固定收益承诺的产品,债务筹资交易泛滥。

  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说,全球范围内,基金都不能承诺固定收益,中国的基金法也明确约定了不得承诺固定收益。“承诺固定回报的那叫做债,发行的时候就需要通过第三方独立机构评级及定价,以基金的名义,不做风险定价,承诺固定回报,本质上是非法揽储。”他说,“目前已经查处的多桩以有限合伙基金模式承诺固定回报崩盘的野基金,最后都是以非法集资被追刑责的”。

  对于投资者来说,最终只能走法律程序来定夺是非,然而,个中漫长和艰辛可想而知,最终能够追回多少本金,以及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追回来,都还是个未知数。

  而为了募集到足够的资金,有些有限合伙基金不惜重下佣金,引诱第三方理财销售人员,甚至是银行理财经理等为其飞单销售。

  “通常会有一个关键人,拿到多个有限合伙产品的销售额度,将其分包给他所控制的银行理财经理,再由银行理财经理"飞单"销售给不明就里的投资者,而投资者往往会以为是银行自己发行的理财产品,银行无形当中为有限合伙做了背书。”一位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人士据记者透露。

  地下炒金深藏“地下”

  2010年至2011年,随着黄金价格的节节攀升,中国大妈们的黄金投资热情与日高涨,当时,在华南沿海一带,一时间冒出不少地下炒金公司,它们寓居在高档写字楼里,忽悠了不少投资者。

  在国内,合法的黄金投资渠道大致有四条路径:购买实物黄金、金首饰、投资性金条等;在期货市场上参与黄金期货交易;参与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黄金T+D交易;参与银行纸黄金交易等。

  而所谓地下炒金,则是在这些渠道之外,声称自己公司代理中国香港、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正规交易商平台,或者干脆自己坐庄,玩对赌的黑平台。两者的区别是,前者盈利点在于赚取点差和佣金收入,后者坑你没商量。

  比如说,黑平台可以在后台直接更改客户信息,控制开盘停盘,修改客户下单情况,任意操作客户交易状况,有些甚至直接将平台制造成对赌平台,撮合客户之间的盈亏,或客户看多,地下炒金公司则做空,赚取客户亏损的钱。

  地下炒金的风险在于,一是杠杆高,极容易爆仓;二是地下炒金公司很多不合法的操作手段,人为造成客户亏损。此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某地下炒金公司负责人,其称该公司的杠杆比例是1:100,这种杠杆率在同行中并不高,有些同行的杠杆甚至高达400倍、500倍。

 据记者此前曾采访一名地下炒金公司的销售人员,该人员自己也购买了其所在公司一款伦敦金的产品,之后,随着金价波动,高杠杆之下,本金全部亏空。

  外汇交易灰色地带
  在今年的某金融产品博览会上,本报记者误撞到某外汇交易平台的客户宣讲会,在博览会的一角,圈出600多张座椅,座无虚席,还有好多人站在过道上,现场气氛浓烈,台上主持人几乎每句话后面都带一句“对不对?”“是不是?”现场投资人立即予以回应,高效互动。

  事实上,几乎在每个金融产品交易会、博览会上,都会看到这些外汇交易平台的身影,它们豪华布展、员工西装笔挺,每个业务员看上去都热情满满,而至于投资人最终亏了还是赚了,则是另外一回事。

  外汇交易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实盘外汇买卖,即不可透支的可自由兑换外汇间的交易,全国各大商业银行均开通了此项业务。

  一种是外汇保证金(外汇按金)交易,即上述外汇交易平台的业务类型,其具有杠杆交易性质,杠杆倍数通常放大到50倍、100倍,甚至更高。即使在发达的国际市场上,外汇保证金交易也被普遍认为投机性很强,属于高风险产品。

  尽管活跃在国内的部分外汇交易平台在国际上属于正规机构,但由于我国并未全面放开外汇交易,所以其一直处于灰色地带。多年来,众多的外汇经纪商以投资咨询公司的名义在中国开设代表处等办事机构,招揽客户,国内各类监管机构一直在警示、整顿外汇保证金交易,但是,投资者依旧前仆后继,关于外汇保证金交易的纠纷也不断在各地法院上演。

据记者曾经报道总部位于塞浦路斯的某外汇交易商无法提现,一众投资者心急如焚,在国内无处申冤维权,只能组团前往塞浦路斯,在一个语言不通、完全陌生的法制环境中,投资者的孤独无助可想而知(参见2015年3月24日本报报道《“铁汇赠金”套利案牵出炒汇灰色地带》)。

  P2P排队高调跑路
  P2P可谓这两年互联网金融板块中的“特色菜”,其特色之一在于波涛汹涌的跑路潮。起初,媒体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家跑路平台,之后,随着跑路数量的飙升,媒体实在关注不过来了,只能抓大放小。

  据媒体报道,近日,宁波又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融信华创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生高管失联事件,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据悉,这个老板跑路前,曾汇出1000多万元债券和5000多万元现金。目前公司出现挤兑,资金链已经断裂,无法展开相关业务。

  截至2015年9月30日,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统计的问题平台共1302家(不含港澳台地区),其中山东、广东、浙江三地问题平台均超过100家,合计达到643家,占全部问题平台的49.39%。今年6~8月每个月出问题的平台数量都在110家以上,平均超过122家,风险似有集中爆发的趋势,不过9月份问题平台数量骤减,仅为8月的一半左右,这是否说明网贷行业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健的运营期,值得继续关注。

  随着监管政策的日趋完善以及整个外部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P2P已经进入洗牌期,所以,在投资P2P之前,一定要擦亮眼睛,务必选择背景过硬的、资金实力雄厚的、产品收益适中的平台,而那些动辄20%的年化收益率,还是敬而远之吧。

  民间借贷风险高
  四川汇通担保事件即为民间借贷高凶险的典型案例之一,该公司利用旗下多个民间投资公司,曾以二分左右的月息从民间融资。

  在民间借贷过程中,通常借贷双方在约定利息时以几分利来表示。比如,一分利就是月息1%、二分利就是月息2%。计算成年息,一分利就是年息12%,而二分利就是年息24%。一名民间高利贷经营者据记者表示,其放出的高利贷大多为三分利,即月息3%,年息则高达36%。

  这两天,民间借贷风险敞口急剧放大,纠纷增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释放原始股“诱饵”

  “原始股”是指公司上市之前发行、可在上市一段时期后售出的股票。近年来,一直有人打着原始股的旗号四处招摇撞骗据记者经验,除非你是准上市公司的员工或高层,抑或是准上市公司定向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如PE等),否则,普通人很难拿到准上市公司的原始股,而准上市公司也不会对外界大肆甩卖原始股。

  近日,据媒体报道,在河南、山东等省市,一些群众在“一夜暴富净赚几十倍”的诱惑下,巨额资金面临血本无归的危险。上述媒体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因涉嫌以“原始股”非法集资,上海优索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段国帅近日被依法批捕,段国帅在河南多地设立分公司,自称“环保产业的先锋企业”。通过互联网宣传造势,利用该企业在某地方股权交易市场挂牌的身份,对外宣称“上市公司”,还在河南召开“增资扩股”发布会,宣布该“上市公司”将定向发行“原始股”。同时,这家所谓的“上市公司”曾一度发售股权理财集资,承诺年收益达48%,超过同期银行存款收益20多倍。

  据了解,该公司利用“原始股”向群众非法融资2亿多元,涉及上千名投资者。

  一些企业利用地方性的企业股权挂牌转让市场,冒充上市公司发售“原始股”。例如,在多地发生的“原始股”骗局中,均有不法分子宣称自己是“某股权交易中心”的挂牌企业,有明确的上市代码。但事实上,股权交易中心只是一个地方机构,不法分子利用其名称易与“证券交易所”相混淆,蒙骗消费者。

  贵金属交易小心爆雷
  去年的央视“3·15”曝光贵金属投资平台内幕,称现货白银投资实际上是一场对赌游戏,交易所、会员、代理商层层设陷阱,欺骗投资者。

  据了解,与证监会直接监管的证券期货交易所不同,大多数现货贵金属交易平台往往由自然人或者企业投资设立,通过出售会员牌照和交易手续费盈利,其交易透明性相对较低,多数并未发布交易数据以及详细的交易规则。

  现货交易平台往往通过出售会员牌照来发展会员,而会员为了获得更多的投资者又可以发展代理商。现货交易所普遍采用做市商制度,做市商也就是交易所的会员。

  贵金属交易所产生的手续费往往是由交易所和其会员进行分成,会员分到的手续费比例甚至高达80%至90%。有业内人士据记者表示,这些交易所和会员的盈利模式,就已经注定了他们在开展经纪业务和实际交易的过程中,必然充满了为了钱而产生的违规甚至违法的行为。

  据央视报道,做市商和交易所合谋骗取投资者投资资金的主要方式在于,人为提高投资者报价、盈利的情况下,使投资者不能平仓和投资者无法成功出金等。

  前一段时间,在市场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泛亚交易所兑付风波”即属于贵金属交易(详细报道参见本报2015年7月17日《泛亚交易所兑付风波升级上海投资者沟通会再遭围堵》)。

  原油交易别找“导师”

  与贵金属现货交易相似,现货原油交易也是采取会员制,而会员为了获得更多的投资者又可以发展代理商。

  2015年8月份据记者称,在一个股票交流群中,受到某导师蛊惑,将股灾之前从股市里撤回的50万元资金悉数投资到某石油化工交易所有限公司,而在所谓“导师”的指导下,连续三次反向操作,50万元亏空殆尽。

  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导师”,正是原油交易所的会员单位或代理商,业务人员在骗局中有高额返点,因此在拉人开户时会挖空心思,抓住投资者贪心的弱点,进行强大的心理攻势。在交易中,“导师”在摸清客户的资金量后,有时会让客户先有小额的盈利,诱使投资者投入更多资金,而即使在客户不断亏损时,也会诱使客户加仓回本,直至投资者损失殆尽。

  由于投资者都是通过会员公司提供的行情软件下单,因此投资者的一举一动都在“导师”们的视线中。北京投资者张先生告诉本报记者,每当账面盈利的时候要止盈,交易软件就会卡壳造成无法交易。会员单位提供的行情看起来会和境外原油期货市场走势一致,但是会存在各种微小的差异和时滞,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投资者做模拟盘时,“导师”喊单时十分精准,一旦投资者下单,“导师”就必然连连失误。

  10月23日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舸提醒投资者,根据媒体报道和群众举报,目前仍有地方原油交易平台等商品类交易场所存在违规开展标准化合约集中交易的问题,其交易活动蕴含着很大的风险。

  虚拟货币庞氏玩法
  相比上述金融炸弹,以下这种金融诈骗方式更低成本、更高效率,他们不需要租间办公室忽悠投资人,花钱搭建一个网站就能取信于人;甚至连印刷宣传材料的钱也省了,只需简单制作些图片和电子文稿足矣;更省钱的是人力成本,被高息诱惑的参与者会自发地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网络平台进行“微商式”的传播。

  近日,本报报道,在互联网上涌现出一批打着“新型理财”旗号的投资产品,其高息承诺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详细报道参见2015年11月10日《起底MMM社区:月息30%的“爆款”理财平台“互助”了谁?》)。其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有MMM互助金融社区、摩根币、百川币等。

  而之所以被热炒的原因是:高收益+推荐提成,以MMM互助金融社区为例,其承诺的投资收益为每月30%,推荐投资人加入另有10%左右的收益提成。摩根币与百川币所承诺的投资收益同样骇人,也设置了“拉人头”奖励。

  摩根币、百川币打着虚拟货币投资的招牌,MMM互助金融社区则喊着“慈善互助”的口号,虽然也是以虚拟货币“马夫罗币”作为投资载体,但其宣传资料毫不掩饰他们的金融模式没有实际投资标的,投资者的利润就是后入局玩家的投资本金。参与者“相信”平台号称的互相帮助,你拿钱帮助了别人,也肯定会有另外一个人拿钱来帮助你。

  MMM互助金融社区模式下,会员参与投资以马夫罗币为载体,投资买入马夫罗币被称为“提供帮助”,而卖出马夫罗币获利则被称为“得到帮助”。会员先要确定投资额度(60元至6万元)和币种(比特币或人民币),再由系统匹配需要卖出马夫罗币的会员。在这个过程中,卖出者获利出局,投资人入局后摇身一变成为卖出者,等待着下一个投资人入局,如此循环。

  北京知名律师事务所一位高级律师称,如果以上述模式牟取非法利益则涉嫌传销。

  在MMM互助金融社区中,参与者认为俄罗斯的谢尔盖·马夫罗季便是MMM模式缔造者。那么,谢尔盖·马夫罗季又是谁呢?
  1994年,马夫罗季曾一手制造了轰动世界的MMM公司运用金字塔骗局进行投资欺诈事件。本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当年中国官方媒体对此案也有关注,新华社《经济世界》1994年第10期曾刊文《MMM金融丑案震惊全世界》,《瞭望新闻周刊》1994年第35期亦刊文报道《轰动俄罗斯的MMM公司股票案》。时至今日,当年MMM公司案件仍被认为是金字塔骗局的一个典型案例在学术界讨论。

  假银行假信托假基金:各种“李鬼”

  是的,还真有人这么大胆,连银行都敢仿造。

  根据媒体报道,一家名为“南京盟信农村经济信息专业合作社”的机构通过模仿银行向居民吸收“存款”,让近200名“储户”受骗上当。

  这家“假银行”地处南京市浦口区的中心区域,装修精致的营业大厅内,取号机、咨询台一应俱全,还仿照商业银行,设有5个内外隔离的办理柜台,挂有“创一流品质,建百年盟信”等标语,从外观看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无独有偶,另据媒体报道,一名男子竟然开了一家冒牌“中国建设银行”。该“银行”外观标识明显,悬挂着“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点”、助农银行卡取款艾曲网点、营业标识牌等外观标识。“银行”内设柜台,身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在里边工作,点钞机、电脑、打印机、监控系统等一应俱全。一名“储户”拿着“该银行”的“存折”到正规建行网点取款时,事情方才败露。

  除了假银行外,近年来,假信托、假基金、假证券公司的报道时见报端,比如,有些莫须有的“信托公司”打着“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旗号到处宣传,甚至堂而皇之地销售“集合信托计划”,但在银监会的网站上,根本查询不到这家“信托公司”的名字;或者有些假信托产品,打着正规信托公司的旗号四处募集资金,此类骗局更加难以察觉,不少投资者上当受骗,正规信托公司更是深受无妄之灾。

  假基金可以参照深圳中欧温顿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欧温顿”)事件,该基金自称是继南方基金、博时基金等之后的深圳市第15家公募基金公司,但是,证监会官网亦未显示这家公司存在。假基金为吸引投资者,频繁举办论坛,在北京国贸CBD租下整层楼的办公区域,200多名理财经理深入各大超市、广场销售理财产品。短短一年多,中欧温顿吸引了2000多名投资人的4亿多元资金。

  李鬼太多,防不胜防,所以,下一次,投资人再去银行网点存钱时,还真要抬头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一家假银行,银行理财经理介绍理财产品时,要确信这个产品是银行代销的,而不是理财经理“飞单”来卖的;买信托产品,尽量去信托公司官网,并选择知名的信托公司;买基金前也要查询下该基金公司的资质如何。(第.一.财.经.日.报)